花丘

寒塘渡鹤影,冷月葬花魂。

今夜无人能眠


“她一生渴盼亲情,却从未真正得到。每当昏黑的夜色俯冲下来,或是青白的月光缠住树梢,她就会想起她本该获得的那些拥抱--安全的、有力的、父亲的。啊,还有她所经历的荣与辱,她不忍忘怀的得意与不甘。她觉得自己像一只鸟,在朝不保夕的人生漩涡里独自飞翔。”


女儿与父亲,运动与国家,女权与梦想,社会与人性……一部好电影的诞生,正如一列呜呜叫着的老式火车驶过满是俗套的荆棘丛。当主题曲无情响起时,你才憣然醒悟--到站了。
单独写一篇影评毫无趣味。同样,如果一位画家竭尽全力把一处风景画得和照片一样逼真,那么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差劲的画家。我不知道父亲节是什么时候,但我笃定爸爸的生日快到了,我想这就是送给他的一件礼物。
一、以生为始逝为终
人类歧视比他们弱势的人,人类歧视比他们强大的人,人类歧视与他们不同的人,人类歧视他们想成为却又不敢成为的人……我一直认为,一个人只要不被别人歧视,他就敢于歧视别人。多半是毫无顾忌、多半是理所应当。
中国,古有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、“女人如衣裳”,于是李清照、秋瑾被批为“不务正业”;将军杀妻为士卒充饥、大禹在妻子死后大呼“你还我的儿子”被赞为千古英雄。
印度,小村庄里的两个“不知羞耻”的女孩和她们“近乎疯狂”的爸爸开始了摔跤场上的征程。她们自卑,她们怯懦,全村人怪异的目光使她们低头甚至落泪,但当女同学嘲讽道:“你们已经开始像男孩一样摔跤了,谁知道你们接下来会做什么。”,姐姐吉塔扬头、挑眉、怒目而视:“接下来我会揍你。”,这是对已然麻木的同类的震慑;而当沙坑里气势汹汹的男孩打了吉塔,吉塔的手掌迅速落到男孩头上,把对方打的愕然,这是对狂妄的歧视者的反击。谁说勇士就一定是在血雨腥风中挣扎的“嘲笑鸟”、全副武装力克僵尸的“爱丽丝”呢?吉塔与芭比塔,也在用另一种更加真实的方式战斗,为她们自己、为那个14岁就嫁为人妇的女孩、更为电视机后无数双清澈的眼睛、为全世界被认为“不如男人”的女人们。
二、心若在,梦就在
成功者似乎太遥不可及,以至于人们认为他们永远不会臣服于诱惑。唉,最快的猎豹无法长途奔跑,最好强的人也有想要歇息的时候——“成功刚刚从门边爬进时,诱惑早已从窗户飞来了。”吉塔走出贫瘠的小村庄,迷失于大都市的纷繁光影。看爱情片、留长发、涂鲜红色的指甲油……芭比塔的那句“你变了。”堪称一针见血又痛彻心扉。这一边,芭比塔在全国赛事中屡战屡胜;镜头一转,吉塔的神话在国际比赛中渐渐终结。
看到这里,爸爸问我:“最后得冠军的是她妹妹吗?”我很高兴他错了,因为成功者的经历正是如此,他们也会在诱惑面前沉沦、屈服。一如那些被负罪感折磨的日与夜,那已经浪费但险些失去的缕缕光阴。
吉塔可以言败,不过,她永不言弃。
失败成了比兴趣更好的老师,他用痛楚和绝望制成的教鞭告诫你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行走,是否能走上正道则全靠你自己。吉塔剪去长发,重新遵守“明早五点”的独特家规。她穿上运动服,在黑夜与浓雾中奔跑,跑向曾经的梦想,跑向远方的黎明。
三、为你,千千万万遍
他希望吉塔和芭比塔不再是全国冠军的女儿,他希望她们是世界冠军。
“吉塔和芭比塔是我的挚爱,但只有儿子能实现我的梦想。”
“她们的血管中留着摔跤手的血,从今天开始,吉塔和芭比塔不做任何家务,她们只会摔跤。”
从保持身材到彻底发福,从希望到绝望,再到希望。爸爸矛盾、犹疑最终下定决心让女儿们摔跤,即使这看上去真的很自私,即使这将夺去女儿们的童年,即使这给全家带来了多少压力——无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。但是,他知道,这也将成为女儿们最锋利的武器,助她们冲出命运的牢笼。他也知道,只要自己辛苦一点,只要自己卑微一点,只要自己执着一点,吉塔和芭比塔就能成为顶尖的摔跤手,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。到那时,世间涌动的黑暗将再也无法触及她们的泪水与笑容。
于是有了“明早五点”的可怕家规,于是有了犯错时的严厉面容,于是那个人人尊敬的全国冠军就此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近人情的“疯子”——一个仅因比赛举办者拒绝他的女儿参赛就揪住别人衣领、一个把女儿们的头发剪去、把她们扔到河里大喊“爸爸不能永远陪你,你必须自己学会坚强”的男人。
“我不是很理解你的教育方法。”
妈妈的疑问是对的。他在夜深人静时为女儿们按压酸痛的脚腕,在女儿胜利时拍手欢呼,他也在女儿的一次次危难中没有半分犹豫拔刀相助。他是芭比塔的最佳教练,是吉塔身后五味杂陈的目光;当电话里突然传来远在他乡的女儿痛哭的声音,他也哭了--那一瞬间,我也哭了。因为我忽然感觉他离我好近,近到就在身边,近到就在眼前那张椅子上,坐着一个正在看电影的人——我的爸爸。
那句歌词的含义也变得明晰了,“You are not alone.”,“你并不孤单。”怎么会孤单呢?谢谢,爸爸,谢谢你。
人生潮涨潮落,月亮缺了又圆,每一个失意的夜晚,温情与爱扑入窗户仿佛硕大的蝴蝶。
今夜无人能眠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