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丘

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。

One Life To Live
只此一生
我无法理解他们的心境,亦无法体会他们的情怀,但当生命逝去,总有一种深深的痛,那是刻在心灵上的伤痕。因为热爱与敬仰,所以我不愿研究他们的死,只想让世人看到他们的生。不过,人生就像一部舞台剧,故事的结局也是其中的一环。无数的落幕促成生与死的对话,逝者的遗憾警示我们生命的美好。
他最后一次冲入那片金色的麦田,用浑浊的双眼仰望蔚蓝的天空;他第一次登临文华酒店的顶楼,俯瞰夜色笼罩下的香港--霓虹闪烁,歌舞升平。
不仅是景色,更是事业。是光辉常驻的地方,是生命的轨迹与无法抛弃的情愫,刹那间,大脑一片空白。
于是他开枪了,倒在虚幻的温暖与真实的血泊中,倒在普罗旺斯的阳光里;于是他纵身跃下,看着眼前的景物不断模糊、放大、回旋。
一群乌鸦惊叫着飞过天空,凶猛的水流冲走触目的鲜血……他们的生命就这样终结了,过于短促,过于寂寥,让人难以接受,让人无法相信。
即使能够如此地执着追求,即使能够在旁人的冷嘲热讽中保持率真,他们也是人。是人,就会有恐惧,就会有胆怯,就会有极限,就会在病痛的折磨下选择放弃。世上没有神,人性的本质就是挣扎。正如伯恩斯坦讲巴赫的《马太受难曲》:耶稣咏唱的部分总是环绕着弦乐以展现他的神性,唯独钉十字架的时候没有配弦乐。面对生与死的抉择时,谁都是孤身一人。
人是脆弱的,同时也是坚强的。
是人,就会对生活有着与生俱来的热望,就会有梦想,而梦想带来生命的价值。生活中总有美好。
我怀念他们孩子气的自信。
毫无绘画经验的他拿出一块破旧的画板,大声宣布:“我,注定成为一个伟大的画家。”他的眼里闪烁着点点星光。
身着白色唐装的他被记者拦下,问及在柏林电影节上为何不穿西服,他答道:“我要让他们知道,评委里有一个中国人。”话语中是毫不掩饰的骄傲,一如既往。
我怀念他们真真切切地醉心于生活。
他在法国租了一间小房子,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木制地板上,小桌上摆放着一盆向日葵--独属于他的太阳花。
他在香港的一角开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店,工作间隙就溜到这里喝一杯咖啡,以最慵懒的姿势读他钟爱的《红楼梦》和《莎士比亚全集》。
我怀念他们永远的感动与无法撼动的初心。
他在给弟弟的信里多次写到“大自然的美景给予我极大的震撼,是它让我有了创作的冲动。”
他看粤剧《梁祝》时默默地流泪,“我爱当演员,每一个角色对我而言都是一个崭新的生命。我要尽全力去演好他。”
那一刻,他们的生活中有苦难,但他们克服了,于是换来满满的幸福。那一刻,让我清晰地感受到——他们活着。
是啊,活着多好,活着就有希望。我们应该感恩,仅仅因为我们还活着。那些结束生命的疯狂想法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,我们还会被美食诱惑、被同伴安慰,从而走过人生的跌宕起伏,走过那些看似绝望的日子。电影《乱世佳人》中有这样一句台词:“Tomorrow is another day .”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。生命只有一次,一定要懂得珍惜。
看着他们生命结束的日期,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遥远,若隐若现,甚至有些不真实。对于“躁郁症”和“抑郁症”,至今仍未出现权威的解释和斩草除根的治疗方法。当他痛苦到亲手割下自己的耳朵;当他整夜整夜地失眠;当不可抗力一点点夺走他们的希望与热忱……他们便匆匆地走了,来不及说一声告别。
而我又仿佛听到了,那个和弟弟一起在麦田中追逐嬉戏的男孩,那个笑得纯真而顽皮的少年,他们轻轻地说道:
“只此一生。”












今夜无人能眠


“她一生渴盼亲情,却从未真正得到。每当昏黑的夜色俯冲下来,或是青白的月光缠住树梢,她就会想起她本该获得的那些拥抱--安全的、有力的、父亲的。啊,还有她所经历的荣与辱,她不忍忘怀的得意与不甘。她觉得自己像一只鸟,在朝不保夕的人生漩涡里独自飞翔。”


女儿与父亲,运动与国家,女权与梦想,社会与人性……一部好电影的诞生,正如一列呜呜叫着的老式火车驶过满是俗套的荆棘丛。当主题曲无情响起时,你才憣然醒悟--到站了。
单独写一篇影评毫无趣味。同样,如果一位画家竭尽全力把一处风景画得和照片一样逼真,那么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差劲的画家。我不知道父亲节是什么时候,但我笃定爸爸的生日快到了,我想这就是送给他的一件礼物。
一、以生为始逝为终
人类歧视比他们弱势的人,人类歧视比他们强大的人,人类歧视与他们不同的人,人类歧视他们想成为却又不敢成为的人……我一直认为,一个人只要不被别人歧视,他就敢于歧视别人。多半是毫无顾忌、多半是理所应当。
中国,古有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、“女人如衣裳”,于是李清照、秋瑾被批为“不务正业”;将军杀妻为士卒充饥、大禹在妻子死后大呼“你还我的儿子”被赞为千古英雄。
印度,小村庄里的两个“不知羞耻”的女孩和她们“近乎疯狂”的爸爸开始了摔跤场上的征程。她们自卑,她们怯懦,全村人怪异的目光使她们低头甚至落泪,但当女同学嘲讽道:“你们已经开始像男孩一样摔跤了,谁知道你们接下来会做什么。”,姐姐吉塔扬头、挑眉、怒目而视:“接下来我会揍你。”,这是对已然麻木的同类的震慑;而当沙坑里气势汹汹的男孩打了吉塔,吉塔的手掌迅速落到男孩头上,把对方打的愕然,这是对狂妄的歧视者的反击。谁说勇士就一定是在血雨腥风中挣扎的“嘲笑鸟”、全副武装力克僵尸的“爱丽丝”呢?吉塔与芭比塔,也在用另一种更加真实的方式战斗,为她们自己、为那个14岁就嫁为人妇的女孩、更为电视机后无数双清澈的眼睛、为全世界被认为“不如男人”的女人们。
二、心若在,梦就在
成功者似乎太遥不可及,以至于人们认为他们永远不会臣服于诱惑。唉,最快的猎豹无法长途奔跑,最好强的人也有想要歇息的时候——“成功刚刚从门边爬进时,诱惑早已从窗户飞来了。”吉塔走出贫瘠的小村庄,迷失于大都市的纷繁光影。看爱情片、留长发、涂鲜红色的指甲油……芭比塔的那句“你变了。”堪称一针见血又痛彻心扉。这一边,芭比塔在全国赛事中屡战屡胜;镜头一转,吉塔的神话在国际比赛中渐渐终结。
看到这里,爸爸问我:“最后得冠军的是她妹妹吗?”我很高兴他错了,因为成功者的经历正是如此,他们也会在诱惑面前沉沦、屈服。一如那些被负罪感折磨的日与夜,那已经浪费但险些失去的缕缕光阴。
吉塔可以言败,不过,她永不言弃。
失败成了比兴趣更好的老师,他用痛楚和绝望制成的教鞭告诫你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行走,是否能走上正道则全靠你自己。吉塔剪去长发,重新遵守“明早五点”的独特家规。她穿上运动服,在黑夜与浓雾中奔跑,跑向曾经的梦想,跑向远方的黎明。
三、为你,千千万万遍
他希望吉塔和芭比塔不再是全国冠军的女儿,他希望她们是世界冠军。
“吉塔和芭比塔是我的挚爱,但只有儿子能实现我的梦想。”
“她们的血管中留着摔跤手的血,从今天开始,吉塔和芭比塔不做任何家务,她们只会摔跤。”
从保持身材到彻底发福,从希望到绝望,再到希望。爸爸矛盾、犹疑最终下定决心让女儿们摔跤,即使这看上去真的很自私,即使这将夺去女儿们的童年,即使这给全家带来了多少压力——无论物质上还是精神上。但是,他知道,这也将成为女儿们最锋利的武器,助她们冲出命运的牢笼。他也知道,只要自己辛苦一点,只要自己卑微一点,只要自己执着一点,吉塔和芭比塔就能成为顶尖的摔跤手,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。到那时,世间涌动的黑暗将再也无法触及她们的泪水与笑容。
于是有了“明早五点”的可怕家规,于是有了犯错时的严厉面容,于是那个人人尊敬的全国冠军就此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近人情的“疯子”——一个仅因比赛举办者拒绝他的女儿参赛就揪住别人衣领、一个把女儿们的头发剪去、把她们扔到河里大喊“爸爸不能永远陪你,你必须自己学会坚强”的男人。
“我不是很理解你的教育方法。”
妈妈的疑问是对的。他在夜深人静时为女儿们按压酸痛的脚腕,在女儿胜利时拍手欢呼,他也在女儿的一次次危难中没有半分犹豫拔刀相助。他是芭比塔的最佳教练,是吉塔身后五味杂陈的目光;当电话里突然传来远在他乡的女儿痛哭的声音,他也哭了--那一瞬间,我也哭了。因为我忽然感觉他离我好近,近到就在身边,近到就在眼前那张椅子上,坐着一个正在看电影的人——我的爸爸。
那句歌词的含义也变得明晰了,“You are not alone.”,“你并不孤单。”怎么会孤单呢?谢谢,爸爸,谢谢你。
人生潮涨潮落,月亮缺了又圆,每一个失意的夜晚,温情与爱扑入窗户仿佛硕大的蝴蝶。
今夜无人能眠。

多樂:

2017.4.1

Leslie,We miss you so much

从未后悔遇见你,即使我此生都无法真正看一场你的演唱会,为你在台下拍红了手掌,无法像一个普通的追星族般渴望你的近况,拿着灯牌去机场为你接机,无法与身边喜爱潮流新星的朋友们分享你的故事,最后自己说红了的眼眶……

可能够识得你,已是我生命中最幸运的事了,哪里还能去奢求什么?

想起前几日看见的一句话:
哥哥,如果你投胎了
现在该是个十四岁的少年呢……

你曾是少年,你仍是少年。

冬萤(๑>◡<๑):

2012/05/25 正乙祠楼 梅兰芳华 霸王别姬


又找不到修后的片子,先丢三张原片记录下吧……

那时候在学新闻摄影,能保持一定拍摄量,手感还不错,但是现在已经……^q^

强烈安利正乙祠楼,天堂……简直是天堂